七十.国际传媒焦点

发布时间:2020-06-14发布者: 浏览数:383

七十.国际传媒焦点

六月二日,立法会再次讨论「名嘴封咪事件」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在会中表示,黄毓民与郑经翰都曾向警方透露他们受到黑社会不断滋扰和施压,对方说明来意扬言获中国国安部中某领导所委託,只要他们收声,就愿意补偿给他们。八日,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在最新一期《时代週刊》撰文发表政论,题为「相信我们:香港需要良好管理而非独立」,藉文章促请中央政府相信香港人民。

休息的这一个月,社会上的新闻还多是围绕住「名嘴封咪事件」,甚至已经成为国际传媒的焦点,而对于易空在七年来所杀的人,却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易空只感到所做的一切,好像被其他事实掩盖住,总不相信自己在毫无布局下,可完美犯案,当中一定有些原因。易空想到此,又想起了傅谨,他只是自杀也被迅即发现,现在才想到了从来也没想过的一个问题︰「究竟他为了什幺自杀。」

七月五日,希腊以一比零击败主办国葡萄牙,首次夺得欧洲国家盃,迎接来月在雅典举办的奥运会。

七日,筲箕湾天悦广场地库停车场发生沙井沼气中毒意外,四十岁消防队目张振威救人时英勇殉职。

九日,立法会三读通过《刑事诉讼修订条例草案》,条例草案中把决定囚犯刑期的权力转交由法院决定,对目前共有二十四名犯了谋杀罪,但由于犯案时不足十八岁,被判以等候行政酌情或要服强制性终身监禁刑罚,即主权移交前的「等候英女皇发落」的囚犯,终可服刑有期。保安局局长李少光表示,条例通过后会立即刊登宪报,及尽快为这批囚犯向法庭提出申请。多年来,为被判「等候英女皇发落」的少年罪犯,争取刑期的梁耀忠,对于各人终有望获判刑感到高兴。

烈日当空,猛晒在这山上。

四个行山者经过一所古旧村屋旁的一块小田地,欣赏着这里的农作物。
一个中年男人注意到田里一边花圃,诧异道︰「咦?这些花很美啊!」
同行一个女人也看到,惊叹道︰「对啊!这是什幺花?竟然每一瓣花瓣也有不同颜色呢?」四人围在花圃,讨论着。
此时,四人背后一把声音说︰「那是人花。」四人被吓了一跳,回看。

易空揹着锄头,说︰「这些人花,是用人骨种的。」
一个年纪稍长的男人,不相信说︰「年青人,不要开老人家玩笑吧!世上哪里有什幺人花?」
易空诡异一笑,说︰「啊!被你揭穿了!这真的不是什幺人花,其实是一些杂草,我只是任它生长,竟然有这幺美的花啊!」
年长男人沾沾自喜说︰「我就是知道只是杂草。哈哈……」
两人的对谈无棱两可,同行的女人满脸疑惑,却在两人草草的说话间,没有什幺兴緻再看。她说︰「原来是杂草吗?那走吧。」说罢,四个行山者就头也不回,便走了。

留下来的易空,看着四人离去,露出可怖的笑容,喃喃道︰「没有人花?这可是我七年来用来杀人的迷晕药啊!如果你们不是四人一起,就顺手杀了你。嘻嘻……」说着,拿出锄头重重地在田上一锄。

嘿啊!
嘿啊!
……
不久,村屋旁的田上已开了一个大洞,易空亦回到屋中。

直至一瓣月儿在云中。
易空拖着一个身穿恤衫西裤、被紧绑的男人,缓缓拖到田里。
易空蹲下来,从男人口中拿走一团布碎,说︰「第七十位死者陈先生,你好!」
陈先生声音沙哑,弱声说︰「嗄……好……你老母!」
易空笑道︰「被我困了两天,没有吃东西,又没有水喝……很痛苦呢?我来给你解脱吧!」
陈先生面目狰狞,怒目盯着易空,沙声说︰「疯子!你究竟……想……怎样?」
易空叹道︰「啊!真是抱歉!困了你两天,都没理会过你……难怪你现在还是什幺也不知道。哈哈哈……」
陈先生神色痛苦,说︰「你……究竟是……什幺人?」
易空没有理会,便将陈先生推落田中大洞,然后拿起铁铲,铲起旁边的沙泥,倒在田洞里面。
陈先生力竭声嘶地大叫︰「救命啊!」
易空又铲起沙泥,倒在田洞,笑说︰「给你解脱的方法是活埋!哈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代理放线|未来IT科|未来时评|网站地图 申博sunlite 申博360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