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之间算什幺面对感情里面的不确定感

发布时间:2020-07-10发布者: 浏览数:520

图/Shutterstock

 我们之间算什幺面对感情里面的不确定感

这篇文章适合下面几种类型的人来阅读:

●似恋关係:你跟他暧昧很久,他说他把你当好朋友,但你知道其实已经超过那个很多很多,你们会上床会牵手,但你搞不清楚在他心中,你到底算什幺[1]?

●焦虑依恋:「担心」是你在这段关係里面的预设值,你经常不确定他现在在干嘛、到底在不在意你,所以必须不断地「寻求再保证」(reassurancess)。

●忽远忽近的关係:他总是偶尔出现,经常消失,有时候跟你好到让你很困惑,也有时候一蒸发就像掉进黑洞,你总是猜不透他到底想干嘛,但不确定的感觉无限扩大。

●你是第三者,或者地下情人:你们的关係是不能公开的,有太多的时候你根本不确定他在哪里,你甚至不确定这段关係是否能够一直稳定的下去[2]。

当然还有很多种複杂的关係,甚至你跟他就是上面4种组合体,这些关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徵是,你在这样的感情里面经常感到很焦虑、不安、有很多的不确定,却又一直没有办法确定,需要用很多的小剧场自己想「清楚」、想透之后才能够「安心」,但经常只是饮鸩止渴,一段时间之后,焦虑又涨潮了⋯⋯。

为什幺你喜欢跟「这种人」在一起

你把自己搞得那幺累,身边的朋友一定觉得很纳闷你是鬼遮眼吗,甚至不只劝退你一次,可是你就是没有办法放下这充满不确定的关係。

为什幺呢?当然,他可能有很多致命吸引你的地方,不过其中一个觉得非常有趣的解释是——在这样「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的关係当中,你更容易持续维繫这个行为。从制约的角度来看,不定时不定次的增强(变动比率增强,Variable ratio schedule+变动时距增强,Variable interval schedule),他有时候回你有时候不回你、有时候远有时候近,比起他「确定」会回应你,你会更常把心思放在他身上、想他到底在想什幺。

之前我在好多篇文章当中有提到,这个效果就是「期待」[3]。「不确定」感有一个副产品,就是期待的感觉,而且你在期待的时候就获得了一种爽(脑里面的多巴胺增加),就越离不开他,变成了一种鬼遮眼的上瘾。当然,「不确定」感也有副作用——

●如果你才刚开始这段关係,投入的还很少,或者是对他还没有太多的期待,那幺这个不确定感大概就像是等待惊喜一样「痒痒的」。

●但如果已经投入了很多、或者是扮演那个「不能见光」的角色,每一份不确定,就会伴随着焦虑、担心、恐惧失去等等複杂的难受的情绪。

在这样的过程里面,可能有一种很複杂的感觉「趋避冲突」,想要确定目前的状态,但又很害怕受伤害[4]。

●有些时候你会选择「趋近」你的感受,不断地探问他到底现在是怎幺样,或者是跟好姐妹讨论、和其他的恋情比较来确认(你男朋友会这样吗?)

●有些时候你会选择「迴避」感受,透过先拒绝他、先消失,来减少被拒绝之后的那种被伤害的感觉。也就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行为。

练习接受不确感

当然,有一些人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是「更难接受不确定的感觉」的人,如广泛性焦虑症(GAD)、前面提到的焦虑依恋、或是受到一些先天气质的影响。不论是什幺,如果你还没有打算结束这段关係,那幺可能就要学会如何「和不确定感共处」[4]。

1.调整期待,做自己能做的事

这世界上本来有些事情就是你没办法掌控的,如他对待你的方式,或者他还爱你多久、爱你多深。只把注意力放在无法掌控的事情上,并不会让你比较好过,只会让你比较焦虑而已。所以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法,就是当你感到紧张担心不确定的时候,想一想你所担心的事情是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或者其中能够控制的部分是什幺。

如果他没有回你讯息,你大概不能够控制他什幺时候回覆你,而且一直逼迫他大概也不会有什幺好结果,你能够掌控的或许是自己还要花多少时间和心力在等待他的回覆上面。例如看下面的例子。

2.制定规则

如果说你总是需要一天到晚关注他的状态、想着他到底在干嘛,试着帮自己订一些可以达到的规则。例如,每天晚上10点才确认他有没有回讯息,如果做到的话,也可以给自己一点点小的奬赏。

我觉得人生最困难的就是,练习接受不确定的感觉,尤其对方是你很在意的人,这根本就是一个残酷的修行。不过,如果你可以从每次的练习中,一点一点地不被心魔抓住,你也可以感觉到自己逐渐成长的喜悦。

 海苔熊

延伸阅读

[1]Psydecative──猫心. (2016, July 5). 我们想爱,却不敢轻易说爱──爱情里的超友谊关係. PanSci 泛科学. Retrieved May 12, 2018 from pansci.asia/archives/99034

[2]失恋花园团队(2017)。 三角关係完全手册(电子书)。取自 失恋花园 website: http://ppt.cc/02sQv

[3]Schultz, W., Dayan, P., & Montague, P. R. (1997). A neural substrate of prediction and reward. Science, 275(5306), 1593-1599.

[4]YOURSELF主创们, K.(2017)。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错吗?。江西:江西人民出版社。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代理放线|未来IT科|未来时评|网站地图 申傅太阳神 申博正网sun